河池市农业机械化管理局
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新闻 > 滚动大图

三个榜样告诉你,农机合作社如何转型升级!

2019-06-06 08:51     来源:农民日报 朱先春 中国农业新闻网记者 颜旭
【字体: 打印

机子太多、作业价格下降,挣钱越来越难了!

最近,不少农机合作社遇到了发展瓶颈。

曾几何时,仅靠一台收割机,从南到北跑一个月,就能挣上八万十万。

如今,这样的日子再难重现了。我们来看一下宏观“大数据”——

数据来源:牛轰轰网对全国粮食产区农机合作社抽样调查

截至2018年,全国农机总动力超过11亿千瓦,拖拉机保有量超过2000万台,农机作业服务组织近20万家,主要粮食作物综合机械化率突破80%,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67%。

按我国耕地20亿亩计算,每亩耕地拥有动力0.55千瓦,每100亩拥有1台拖拉机,每1000亩拥有1个农机服务组织。单就亩均动力一项就达到世界最高水平,远远超过美国的0.07千瓦/亩,以及日本的0.33千瓦/亩。

看到这组数据,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算一算才知道,我们的农机真是太多了!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可以说,在“黄金十年”农机爆发式增长之后,无论是农机产品的供给,还是农机作业服务的供给,从数量上看已经非常充分,市场需求总体上正趋于饱和,有的机型或环节服务已经过剩。怎么办?

必须从追求高速增长转向注重高质量发展,中国经济如此,农机化也不例外。

2018年12月,国务院专门出台意见,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全面、全程、高质、高效”,是新阶段农机化的总要求。

在这一大背景下,作为组织起来提供作业服务的农机专业合作社,如何创新服务模式,引领农机社会化服务迈上新的台阶?

今天,农民日报的记者分别从南方水稻产区、黄淮海平原小麦玉米轮作区、东北玉米主产区精选3家农机合作社,聊一聊他们的升级故事。

江西省靖安县仁首镇石下村种粮大户胡秋生,1997年开始陆续承包60多亩农田种植水稻。上图:1998年4月,胡秋生(右二)和帮工在人工栽插早稻;下图:2018年4月17日,胡秋生在自己田里举办的农技展示交流会上,驾驶农机栽插早稻,并展示他们家的各种农业机械和智能设备。(来源:新华社)

[浙江省东阳市恒新农机合作社]

聚焦薄弱困难环节, 拓展服务广度深度-——这是一家父子两代人经营的农机合作社。

父亲蒋正伟,东阳市产粮大镇画水镇有名的种粮大户,2010年成立东阳市恒新农机专业合作,为周边种粮大户和中小散户提供各类农机服务,以育秧、插秧、机械化收割为主。在他的带领下,合作社流转土地全市最多,在东阳第一个建成水稻育秧玻璃温室, 成为全市首批水稻全程机械化生产示范社。

儿子蒋健,1989年生人,2013年从父亲手中接过合作社理事长之位。起初,蒋健的生意还算红红火火,他的手机整天响个不停。可渐渐地,蒋健发现自己的“买卖”越来越难做了。不少农民自己也购置了农机,不再需要他帮忙。仅以他所在的画水镇来说,68个种粮大户中有64户都有了自己的农机。

“就连种植面积只有50多亩的那一户也舍得下本钱买插秧机了。”蒋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开始为合作社找出路。

他走访大量农户,查看他们的农机装备。他发现,虽然农户拥有的农机数量多了,但还是以插秧机、拖拉机这类比较便宜的农机为主;而像烘干机这类占地大且投入多的设备依然稀缺。

看到了这一点,蒋健瞄准一般农户难以负担的“集中育秧、烘干仓储、精米加工、农机维修”等重点薄弱环节,有的放矢地升级、新增农机装备。

●扩大烘干中心能力,在原有6台烘干机的基础上增至24台;

●提升改造原有的育秧中心,新建应用200多平方米的育秧温室;

●2016年新增大米加工服务,建设日处理能力60吨的高品质精米加工中心,占地900多平方米;

●2017年建设占地800平方米的农机区域维修服务中心。

如今,恒新农机专业合作社成为画水镇功能最全、规模最大的农机综合服务中心,全镇60%的代育秧服务由恒新完成,全镇80%的种粮大户机烘粮都委托给恒新,合作社流转经营了1000多亩土地,周边小农户有1万多亩水稻的机械化作业由恒新全程托管。

在蒋健这位年轻的“粮二代”手上,恒新农机专业合作社登上一个新的台阶——被市农业农村局定为5家“A级”(东阳市最高级)粮食产业服务中心之一,可以享受政府在资金、资源、技术上的重点支持。2016年,蒋健当选为东阳市最年轻的人大代表,2017年恒新成为全国农机合作社示范社。

来源:新华社

[山东省高密市宏基农机合作社]

发力综合农事服务,“一站式”覆盖区域农户——

“推动农机服务业态创新,建设一批‘全程机械化+综合农事’服务中心,为周边农户提供全程机械作业、农资统购、技术培训、信息咨询、农产品销售对接等‘一站式’综合服务。”

上面这句话引自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

那么,作为一种政府大力鼓励的农机服务“新业态”“升级版”,“全程机械化+综合农事”服务中心到底“长”啥样?

山东省高密市宏基农机专业合作社近年来的探索实践,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参照的样本——

这个合作社,自2017年起开展“整建制村庄生产托管”。这种托管方式是在不改变农户土地承包权、经营权,打破原有农户土地界限,土地收成归农户所有的前提下,由村党支部、村委会集中全村土地,牵头组织成立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再由宏基合作社与村集体签订服务契约,在耕种、植保、收获、烘储等作业环节以及农资供应、粮食销售等方面,进行农业生产规模化服务。截至2018年底,宏基农机合作社共托管24个村的3.2万亩土地,实现高密市咸家工业区“全镇托管”。

2018年11月10日,山东高密市宏基全程机械化综合农事服务中心揭牌仪式。

在一个区域内,覆盖所有的农户,“垄断”农业社会化服务——很多人不敢想,但宏基想了,也确实做到了!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通过“农机合作社+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实现土地集约化:

宏基农机合作社与村两委合作,推动各村党支部牵头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做好土地整合、数据统计、托管费用收取等工作;每季作业托管费用由村土地股份合作社统一收取并交开发区政府管委会监管。作业完成,村合作社验收合格后,由政府将开发区政府管委会拨给宏基;宏基对村土地股份合作社,计提40元/亩的组织服务费,作为村级集体积累用于村级公益事业发展。

●通过“农机合作社+农机户和农机手”,整合农机服务资源:

宏基合作社出台激励措施、搭建平台,为农机户提供机器存放、维修保养、技术培训的优惠,让机手成为合作社“签约机手”,实现区域内农机、农机手资源整合,统一调度农机生产活动。

●通过“农机合作社+上下游企业”,延伸服务链条:

与农资企业合作开展测土配方、智能配肥服务、良种供应,为合作社的生产经营建立技术支撑,开展农资联采直供降低生产成本;建成了高标准的粮食产后服务中心,日烘干玉米能力达750吨,并以此为依托,与望乡、安佑、正大等粮食和饲料加工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确保粮食销售的合理价格。

●通过“农机合作社+科研单位”,推动服务的标准化、信息化、智能化:

与政府农技推广部门、中国农科院、山东省农科院作物所、沈阳农业大学工程学院对接,制定宏基合作社《农业生产标准》和《农业生产规范》,建立了信息化管理云平台,研发出“一图、二包、三平台”(“一图”即全区域的农耕数据地图;“二包”即土地托管作业服务包和多层次农产品数据包;“三平台”即农机作业调度与协同平台、农机服务评价平台和为农服务竞技平台)的运营工具,系统化、平台化的提升农事服务的效能和价值。

通过以上措施,宏基搭建起区域性“一站式”综合农业服务平台,彻底改变了区域内原有的农业生产经营“生态系统”,以前一个农户可能要与多家服务主体打交道,而现在只需要在宏基一家的“服务包”菜单中选择需要托管的项目和环节,即可方便地享有各种服务。

一个区域仅有一个服务主体,会不会造成“店大欺客”?

“不会!”宏基农机合作社理事长王庆伟说,政府可以行使监管权利,如服务未通过农户验收,可以拒付;农户还可以在平台上对作业服务质量进行“点评”,合作社可根据农户点评对农机手的进行奖罚。

同时,农机合作社与村级组织合作找到了与一家一户小农有效衔接方式,农机农事服务的规模化解决家庭经营的细碎化、无序化问题,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和土地产出率,农户增加了土地收益,机手不再盲目找活干,村集体有了收入来源,农机合作社从机械化作业和综合农机服务多方面获得稳定报酬,达到了农业产业链条上参与各方共赢的效果。

▲来源:新华社

【黑龙江省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合作社】

-吸纳农民带地入社,农机农业“抱团”发展-

无论是恒新,还是宏基,应该说还是在作为服务主体,向周边农业经营主体(家庭农场、小农户等)提供农机作业和其他农事服务,而我们介绍的第三个农机合作社,则走得更远。

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名字中多了“现代农业”四个字。实际上,这个合作社已经不是传统意义的农机合作社,它已经从农业服务业,进入了种植业、养殖业,乃至加工业。

由这家合作社创造的“以土地入社为核心,以现代农机为载体,以生产合作为纽带的综合经营性合作社模式”在全国很有名气,已经成为黑龙江全省各级政府发展农机合作社的主推模式。

我们来看看“仁发模式”是如何“进化”的——

2009年,黑龙江政府根据本省土地广大的特点,推出鼓励发展农机价值千万元以上大型农机合作社的政策,中央和省两级补贴率高达60%。

这一年10月,时任克山县仁发村支部书记的李凤玉,自筹资金550万元,联合村其他6户村民每家出资50万元,凑了850万元,加上国省补贴1234万元,购置了全套国外和国内一流的大型农机装备,组建了有2000万资产的仁发农机合作社。合作社以每亩240元的市场价从村民手里流转了1100亩地,准备大干一场。

可到来年开春时,李凤玉却傻了眼:“这1100亩地总共有27条垄,条条不挨着,大农机派不上用场,还要花钱雇‘小四轮’耕种;指望着大机器放到内蒙去给人家代耕赚点,结果受气不说还没挣到钱。”秋后一算账,不提折旧的话只盈利13万元,要是按规定提取折旧反倒赔了187万多元。

眼看着发家致富的愿望成了泡影,有几家提出要撤资,散伙不干了。那阵子对于李凤玉来说特别难熬,到处躲人,甚至都动了分农机的念头。

转机发生在2011年春耕前。黑龙江省农委主任王忠林到仁发了解合作社运营情况,向满面愁容的出资社员问明原因后,给他们指出了问题的症结:“你们这个合作社实质不是合作社,是几个出资人的合作企业。合作社缺乏与农民的合作,没有抓住土地这一农业生产核心要素,没有形成经营规模,没有很好发挥现代农机作用,自然就没有经济效益。”

“国家给的巨额补贴不是给你们几个发起人的!”王忠林明确指出,要想办法吸引农民带地入社,合作社对新老成员要一视同仁,把国家投资量化到每一个成员,把国家投资产生的效益平均分配给每一个成员。

按照王忠林的指点,根据《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规范要求,仁发合作社研究并做出了吸收新社员的“七条承诺”:

●以每亩350元作为保底分红,高出当地农户转包土地每亩110元;

●入社成员不分先后,年终盈余按入社资金同等比例分红;

●国家补贴资金产生的盈余按成员平均分配;

●贫困社员可将本户入社土地保底金全额付息借回;

●入社成员仍享受国家发放的粮食综合补贴;

●重大决策事项实行一人一票;

●入社自愿,退社自由。

“七条承诺”最关键的是“350元保底分红”“国投资金盈余按成员平均分配”,这两条利益非常实在。不到一周时间,就有307户农民以土地入社,合作社自营土地一下就达到了1.5万亩,成员也达到了314户。

经过一年多的经营,合作社开始盈利。2011年当年盈余1300多万元,“保底金”加“分红”农户亩均效益710元,比土地流转收入高出2倍,比一家一户自己耕种收入高出1.5倍多。

加入合作社,农民不自己种地分到的钱不少还多!合作社一下子火了!到2012年,合作社入社农户达到1222户,不仅仁发村全村农户入社,还吸收周边3个村435户入社,合作社连片种植玉米达2.5万亩,马铃薯0.5万亩,对外代耕作业31万标准亩,实现盈余2700多万元,农户亩均效益提高到730元。

在带地入社成员获得满意收益的同时,2011、2012两年,李凤玉等7名合作社投资社员也获得可观收益,投资回报率分别达到33%和43%。

同时,合作社也在实践中学习成长,运行机制一步步得以完善,社员们对“一人一票、民主管理”的合作社管理机制运用得更加成熟。

2013年初,有不少社员提议,合作社经营风险不能完全由7位投资人承担。经合作社社员大会表决作出决议,合作社取消保底金,同时把入社社员土地作为交易量,按比例返还合作社盈余,返还总额不低于盈余总额的60%。

这样一个决定,使得仁发合作社实现了真正意义上 “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成为一个“彻底”的规范化合作社。

2013年,仁发合作社继续“涨势”,入社社员达2436户,入社土地达到5万亩,盈余连续3年翻倍,达5328万元,农户每亩效益达922元。

仁发现代业农机合作社理事长李凤玉。刘刚 摄

“我们一定要坚持把土地视为交易量!”

李凤玉认为,土地是仁发合作社生存发展的根本,千家万户的农民土地如果不加入合作社,大农机就不能发挥高效率,投资人的投资也难以产生效益,合作社当然就没有今天,所以在分配上一定要向农民倾斜,以按土地分配为主。2011-2013年在总盈余中拿出73%、78%、76%,给带地入社的农民分红。投资者也不“亏”,虽然说在总盈余分配中占20%、30%几,可回报率也是在30%以上。

“仁发模式”的一个重大贡献,是找到了一种国家投入最少的最经济的全程机械化路径。

李凤玉算了一笔账,到2013年末,国家累计投资仁发农机具资产为1734万元,按2436户计算户均7118元就实现了全程机械化,按5万亩计算平均亩机械化成本为347元;如补贴散户,可能每户补贴20万元,每亩补贴9384元,5万亩土地累计补贴4.7亿元,也未见得能实现全程机械化——“仁发模式”将国家补贴政策效益放大了近40倍。

2014年6月,时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到仁发调研,在全面考察合作社运行情况后高兴地说,带地入股的合作社符合黑龙江实际,在世界上属于首创。

李凤玉并没有止步于此:“产业链向产前产后延伸,才能确保发展后劲。”2014年以来,仁发合作社一方面在5.6万亩适度土地经营规模上精耕细作,另一方面,进入种业、养殖业和加工业,先后投资建起一个粮食烘干塔、一个种薯厂、一个肉牛养殖场、一个有机农产品生产基地。如今,仁发合作社有了自己的网站,网站的主页上是合作社注册品牌的糯玉米、甜玉米、红薯等产品,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向销售领域拓展。由仁发合作社牵头与克山县内的7家合作社强强联合,成立了黑龙江仁发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现有生产车间7700平方米,标准化冷库1.1万平方米。

2015年,李凤玉被评为“全国十佳农民”;2017年,当选为十九大党代表。

相关链接